首页 / 体娱 / 正文

分享新闻

微信扫描分享

老艺术家林默予离世享年96岁:曾演《红楼梦》贾母

体娱 文汇网 2020-07-01 23:56 阅读

7月1日消息,八一电影制片厂老演员林默予,于今日(7月1日)下午三时三十八分驾鹤西去,今天恰逢老人家生日,享年96岁。

她晚年最为人熟知的的角色是电影《红楼梦》里的贾母。

此处转载微信公众号上海影评学会画外音的文章《林默予:女神养成记》,共同深切缅怀老艺术家。

表演艺术家林默予女士,绝对是同一代女演员中的一个传奇人物。她的美,不是老电影里常见的那种浓眉大眼麻花大辫淳朴如红高粱的一类,她也不是削肩狐媚万人迷的小野猫。她美得踏实安然,又不乏飘逸灵动,穿上旗袍就是金枝玉叶,套上列宁装也赏心悦目。这样的女子,该是命运最眷顾的人吧?

时间永远不回答。

女神养成记之一——客途秋恨

1924年,林默予出生在北京的一个贫民家庭。在林默予的记忆里,她的童年生活满是愁容与眼泪。一家三口辗转于南京、淮阴和镇江等地,父亲却是一次次失业而归。1937年元旦那天,小默予和母亲把父亲送上了北上的列车。这一别,竟成了永诀。不久,“七七”事变爆发,日寇横行,镇江吃紧,家家都在逃难。万般无奈的母亲经过再三考虑,把只有13岁的林默予托付给了一位季姓的青年,请他带女儿离开镇江去往上海。

战乱中的上海,在一个由两位年迈的祖母、季母、季姓青年以及他的三弟和默予组成的六口之家里,小默予承担起了所有的家务。当有鸽哨从弄堂的上空掠过,正在择菜或者淘米的林默予,该也会有片刻的恍惚和迟疑吧?她却是不甘心的,不甘心把日子当药一样熬。季家老三是个知书达理的青年,看林默予喜欢读书,就把自己读的书和刊物借给她读。林默予第一次接触到了巴金的小说,这一捧就再也放不下来了。难得的闲暇,她跟着邻居的两个女中学生偷偷出去看电影和话剧。

在季家的第三个年头,默予用自己辛苦积攒下来的零花钱,报名上了妇女补习学校。她靠着自己小学文化的一点儿底子,选修了国文、算术、簿记、英语四门课。做了一天的家务,她挤出休息的两个小时时间,赶去听课。晚上,季家人都睡了,她躲在一张周遭堆满杂物的条桌上,就着一盏昏黄的小灯,一笔一划地写作业。林默予已经下定了决心,要做一名职业女性。

林默予最终考取了上海兰心照相馆的一份店员工作,负责管账开票。出来工作,默予把原来的名字林少云该做了如今的林默予。默予两字,取立志对社会有所贡献,默默给予之意。

当年的兰心照相馆,是一座位于闹市口的两层小楼。因为经营有方,吸引了一些社会名流,主要是演艺界的明星来照相。1942年夏天里的一天,在照相馆的柜台前,林默予见到了当时中国旅行剧团的女演员上官云珠。林默予清丽的外表和一口纯正的国语,给上官云珠留下了很特别的印象。她主动邀请林默予去看她的演出,总是很热心地捎来戏票。

在中国旅行剧团,前来看戏的林默予见到了团长唐槐秋。唐团长见到她的第一句话竟是:“你来演戏怎么样?”

女神养成记之二——倾城之恋

林默予一下爱上了舞台,再也无心坐到照相馆里开票去了。她从照相馆辞职出来,成为了中国旅行剧团的专职演员。这一下,季家人再也容不下她了。征得季姓青年的同意,1942年夏,林默予正式在上海登报声明,从此与季家脱离一切关系。随后林默予搬出了季家,不久她将母亲接了出来。一别五年,林默予已从童养媳挣扎到自立安身,母女相见,自是百感交集。

1942年,中国旅行剧团在上海皇后大戏院落成开幕式上,公演话剧《绿窗红泪》,林默予受邀在剧中扮演丫鬟秋菊。虽是第一次在舞台上扮演有名有姓的角色,但林默予举手投足间展示出的那一种对表演的悟性,使她获得了不少好评,注定了她的一生就该在舞台上留连。

有戏演无疑是幸福的,可在那个时代做演员的代价却也是巨大的。1942年底,林默予随中国旅行剧团北上巡回演出。先到天津,1943年新年,剧团来到北平,在长安大戏院演出《绿窗红泪》。戏还没是散场,日本(专题)宪兵就把剧场包围了,剧团的人被押上了卡车。车开到东郊民巷,林默予一行人被下到了日本宪兵的地牢里。林默予在里面被关了一个月,才被遣送回了上海。

此时,上海冬日的萧瑟还没有退去。几场绵绵的小雨落后,弄堂口的那几株夹竹桃悄然绽放,春天的气息终于近了。

中国实验话剧团在绿宝剧场排演新剧《云淡风轻》。女主角是林默予,男主角则请来了上海影人剧团的影星周楚。周楚走进剧团,遇见的第一个人就是林默予。林默予见周楚一路走得满头大汗,就把他让到剧场的观众席上坐下,又到小卖部去给周楚买了瓶汽水喝。两个年轻人很是随意地闲聊起来。临分手,周楚对林默予说:“我姐姐看过你演的戏,非常喜欢你,希望能有一张你的近照寄回天津。”落落大方的林默予当即取出一张小照送给了他。

《雷雨》的演出中,剧场条件差。后台堆放的杂物多。林默予踩到了旧木板的钉子上,周楚赶紧帮她拔出钉子,挤出脏血,并鼓励她继续登台演出。自此,一份带着暖意的感情在林默予心头悄然生根。

1945年3月,话剧《北京人》在北平长安大剧院公演,周楚任导演,林默予饰演袁圆。演出的第六天,日本宪兵队来人,把所有演职人员押上了一辆大卡车,关进了东珠市口日本宪兵的监狱。两天之后,林默予和大部分人被放了出来,可周楚仍被关在里面。

林默予一出狱,立即奔去天津去周家报信。她四处托人营救周楚,还把靠参演《北京人》的收入购得的一辆自行车,狠狠心卖掉了。林默予还跑去探监,给周楚送去他喜欢的卷烟。

半个月之后,周楚出狱了。两人决定结婚。

女神养成记之三——岁月神偷

1948年到1949年,林默予应大同电影公司之邀,主演了《人海妖魔》《欢天喜地》《几番风雨》等影片。这一时期,是林默予从话剧舞台正式走上银幕的开始,也是她艺术生涯的一个重要的转折点。几部影片公映后,林默予在影坛红起来,开始被人称为“影剧双栖明星”。

此时,一个新的时代来临了。在欢庆上海解放的日子里,林默予忘我地投入宣传、演出活动,先后参加了与资本家斗争的“护厂运动”、为解放军募捐等活动。同一时期,在昆仑影业公司迎接解放的新片《三毛流浪记》中,她与赵丹、蓝马、上官云珠、朱琳等明星演员一道跑群众,为当时的上海影坛留下了一段佳话。

全国解放后,林默予又在上海参加了《青灯怨》《红楼二尤》和《和平鸽》等影片的拍摄。上海大同、国泰两家电影公司希望与她签订拍摄合同。此时香港(专题)又来人来信,邀请林默予和周楚到香港去拍电影。而周楚的好朋友阿英同志,解放初期任天津文艺处处长,非常希望他们留在天津工作,协助他创办天津人民艺术剧院。

1951年春,解放军总政治部文工团派人来与林默予和周楚联系,邀请他们参加部队工作,一同创建总政治部话剧团。同年12月,林默予和周楚放弃在上海的全部家当,带着四个一岁到六岁的孩子,一同北上,来到了总政文工团。在去香港、留上海、奔天津以及到北京这几条路中,他们最终选择了北上参军这条路。

之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喜爱林默予的观众没有再在银幕上见到她的身影。林默予把全部的创作激情,倾注在了新中国的话剧舞台上。她参演了总政文工团的话剧《曙光照耀着莫斯科》《八一风暴》《井冈山》《南方来信》等,多次受到敬爱的周总理的接见。

就在林默予在舞台上尽情挥洒才华的时刻,一场曾改变无数人命运的运动来临了。

1970年,“资产阶级人物”、“三开人物”的大帽子,把林默予和周楚发配到了云南边陲的寻甸县农场。在农场的日子里,林默予和周楚并没有疏远他们深爱的艺术。他们曾应云南省军区宣传队之邀,教授学员,组织排练话剧。林默予还为云南省话剧团的演员们讲授过台词课。林默予和周楚在云南整整熬过了八年,加上监管审查的三年,不知不觉,林默予已经变成了鬓染白霜的老妇了。其间的20年,她从银幕上完全消失了,离开心爱的舞台也已经12年了。大把的光阴如农场上空的云,倏忽而过。风雨之后,对这十几年,林默予只淡淡地说了一句:“真可惜……”

女神养成记之四——黄金时代

1977年10月,由于秘书长罗瑞卿将军的过问,林默予和周楚才得以重返艺坛,回到总政八一电影制片厂,重新开始了他们中断已久的艺术生涯。那一年,林默予已经是54岁的年纪了。

1983年,北京电影制片厂的阙文导演邀请林默予出演《寒夜》。连着三天夜戏下来,林默予觉得心脏有些不舒服。终于她倒下了,被医院诊断为心脏病突发。

从1986年起,林默予接受了在电影《红楼梦》中扮演贾母的工作。影片一拍就是三年多,林默予真是吃了不少苦头。暑热的天,北影厂的摄影棚里没有空调,只有一个大鼓风机吹出一股股热风。林默予常常感到胸闷,所以她总是提着一袋氧气。拍戏前,先吸氧。巨片《红楼梦》的拍摄,林默予从62岁拍到了66岁。1990年,林默予凭借贾母一角,获得了当年的电影金鸡奖和百花奖最佳女配角的双奖。面对蜂拥而至的媒体采访,林默予的话依旧淡然:“很高兴,很意外,很淡泊。”

2003年,与林默予相爱相守了近60个春秋的周楚先生,在妻子和孩子们的守护下,安然辞世。这一年,79岁的林默予谢绝了一切社交活动,婉拒了儿女们要求照顾她生活的请求,带着行李去往了天津的一家养老院。如何有尊严地老去,林默予的选择自然而然又特立独行,这是职业女性林默予一贯的风格。

林默予的故事里没有星夜狂追革命队伍的桥段,没有党旗下痛说革命家史的一幕,也没有战火中成长的宏大篇章。可她的人生里有过漫长的艰难时刻,乍看无关生死,却也时常是踩着刀尖儿舞蹈。到所幸的是,一个小女子与青面獠牙的命运一次次相遇之际,林默予并没有被吞没,靠着那一份坚定的心性和意志,以及命运赐予的夺不走的美丽,她被打磨成了一位经得起岁月考量的女神。

生命从来不喧哗。

相关推荐
微信公众号

我们为美国洛杉矶专门开设的微信公众号已正式亮相,每日推送精彩内容,让大家掌握洛杉矶第一手资讯。现在关注我们可获享多重福利,还有红包等你来抢哦。

洛杉矶公众号

一款火遍温哥华的全领域生活服务平台即将正式登陆洛杉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