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球 / 正文

分享新闻

微信扫描分享

日本奥运高官诡异撞车自杀!牺牲全日本只为捞钱?

环球 北美留学生日报 2021-06-11 10:40 阅读

6月7日上午,一位52岁的男性在东京浅草线中延站被电车碾压而过,送医两小时后身亡。

电车驾驶员称,遇害者是自己从月台跳到了运行线路上,很可能是自杀。随后赶到的警方勘探现场后,按自杀的方向调查事件起因,目前还未给出明确结果。

上班族在地铁内跳轨自杀——或许用不了几天大家就会忘记这种新闻,在人来人往的东京,一位素不相识的中年人自杀,所造成的最大影响不过是电车晚点。

但在媒体公布后,这条新闻却在一片哀叹和质疑声中,席卷了整个日本。

无论是遇害者的身份,还是选择自杀的时间,背后似乎都有着太多的暗流涌动...

自杀者名为森谷靖,是日本奥委会会计部长。

他选择跳下轨道时,离东京奥运会的开幕式,还有46天。

从全国前列的重点高中毕业,在法政大学完成学业,36岁进入如此庞大的组织,在会计部长这个位置上自杀结束生命。

52岁的他可能想过,用跃入电车轨道自杀这种方式结束生命,一定会引起全社会的关注。

星期一早上跳入轨道自杀,因为类似事件在日本时有发生,大部分人的第一反应都是“工作压力太大被逼到边缘”。

但奥委会会计部长这个身份,却为他的死亡蒙上了一层不确定性,他的自杀消息迅速演变成日本网友对奥运会黑幕的揣测。

资金流动不透明、整个奥运水太深...森谷靖的自杀,似乎是对这一难以掩盖的事实的惨烈解释。

社交媒体上,很多网友开始爆发自己的愤怒。

包括会计部长的自杀在内,整个奥运都充满了“这很日本”的感觉。

希望上面赶紧让奥运强行开幕,让全世界都来体会日本的“文化”吧。

至少我们知道了,政治家口里所谓“运动的力量”,也包括了像这样能把人弄死的力量。

选在中延站自杀,是不是想暗示奥运的“中止”和“延期”...可能是想传达只要揭露真相下场就会很惨吧...

所谓“传递和平的盛会”,最后就变成了这样啊...

有人觉得应该彻底调查,呼吁不要再用权力继续遮掩。但也有人觉得,普通民众可能永远等不来真相。

背负着巨大的资金流动,他很可能不是“自杀”,而是被背后的组织逼上绝路。政府的失信和奥运筹备一而再的丑闻,使得事件在普通人眼里更显扑朔迷离。

事实上,大家的猜测也不无理由。

就在他自杀两天前,刚刚有节目曝光了奥运会背后人力费的黑幕。选择在这个时间点自杀,很难不让人怀疑两者之间的关系。

在两天前的报道特辑里,奥组委现任职员匿名揭发了不可见人的奥运资金流动:其中的惊人细节,远比普通人想象得还要深。

而其中最重磅的实锤,莫过于这份由奥组委高层盖过章的委托协议。

比如,仅“大会准备事项”一览,内部流通报价显示一位运营指挥可以拿到35万(2万)的日薪,40天算下来能到手1400万(81万人民币)。

奥组委借天价人力费来从筹备中捞油水的传言之前就有传出,组委会还面向公众澄清了此事。

在之前的质询中,面对议员“35万日薪雇一个人你们不觉得太贵了吗?”的质疑,组委会连声否认,称最终的数字绝对不是35万。

根据匿名爆料,最终数字确实不是35万。表中罗列的筹备、运营等多人负责工作,实际上很可能只归到了一个人的头上。

这样算下来,一个人一天的人力费最高能达到80万(4.6万人民币),组委会说“不是35万”倒也没错。

只不过一天80万最终进了谁的口袋,又被以怎样的形式瓜分,就很难得知了...

而这,还仅仅是表上罗列的1人而已。

庞大的资金不仅在人力费上被动了手脚,组委会向广告代理公司发布的项目,又被转手外包给整个资源链上地位更低的公司。

这其中,就产生了所谓的“管理费”。

每一笔有明细的项目,代理公司都能从中得到10~15%的管理费。其他公司要想参与项目,必须间接通过中标的9家代理公司来完成。

以奥运场馆的项目为例,35亿日元的标价中,有3亿多作为管理费进了“中间公司”的口袋。

而这9家公司是如何成为奥运的代理商,掌握项目分配的生杀大权呢?面对媒体的质疑,他们给出的回答是“有保密协议”、“无可奉告”。

这些巨大的金额,最终都由东京乃至全国的税收来承担。

匿名爆料者称,组委会内部“撤掉代理公司、直接对接承担工作的一线公司”的建议一直没能被认可,数以亿的“管理费”至今还在以各种方式往外输送。

其中的利益关系,恐怕是一张层层交叠的黑暗之网。

文春杂志也在昨天报道了奥运资金挪用一事,起因是前小泉内阁著名政治家竹中平藏公开批判反奥运的群众。

在政府失信、疫情肆虐的环境下,日本民众反奥运的情绪已经被逼到了最高点。

文春刊文表示,竹中平藏之所以敢逆民意而行,是因为他和奥运有着千丝万缕的利益纠葛。

他作为董事的Pasona公司,在今年的财报中给出了超出去年65%的营业额增长。因为被指定负责奥运职员招募,175亿的剧增不得不让人怀疑发的是“奥运财”。

而拿下奥运这个“大项目”,可能正因为竹中平藏在政界有着巨大的影响力,他当时的经济改革甚至被部分人视为英雄。

前面资料中爆出35万日元的天价日薪,到了Pasona这家公司的奥运职员招募环节,应聘者每天却只能拿到1.2万,由此又有推断——奥组委的这些公司从中抽成高达95%。

这仅仅是竹中平藏,和与他有千丝万缕联系的一家公司。

去年年底公布的第五版东京奥运会预算中,总预算累计已经超过1000亿人民币。不难想象曝光出的其他几家公司,是如何瓜分了奥运这块大蛋糕。

做奥运生意,几乎已经成为放在明面上的事实。

奥运是一场生意,从东京奥运敲定的那一刻开始,庞大的利益机器就开始运转。

东京申奥的贿赂丑闻似乎还在眼前,而大家没想到的是,整个奥运筹备中的任何一环,都变成了敛财的工具。

“办一场让所有人安全、安心的奥运”,在如今的情况下,官方给出的美好愿景已经变成笑话。

宁愿拿来办奥运,也不肯把资金往疫情上倾斜,把国民的生命放在比经济利益更低的位置——之前奥运被反对的原因不外乎此。

而如今丑闻继续揭开,奥运也成了资金和税金进入高层口袋的工具。

参与者牟利大于奥运本身,又远远大于疫情之下普通人的生命。

敛财的代价,是放任医疗资源紧缺,把全体国民置于疫情风险之下的残忍。

回到引起这场讨论风波的会计部长自杀事件。虽然议论纷纷直指奥组委丑闻,但目前官方还没有给出正式的调查结果。

不过在目前爆料的证据前,很多人已经偏向于相信,选择自杀的森谷靖,极有可能背负了奥运筹备中的所有黑账和内幕。

就像是两年前的森有学院事件:在森有学院以市场价七分之一的价格,用1.36亿日元买下国有土地后,被曝出当时的首相夫人安倍昭惠曾是这所小学的名誉校长。

财务省篡改了相关流程的14个文件,删除了首相夫人安倍昭惠和部分政治家的名字,向权力屈服一路开绿灯。

最终结果是,首相在政坛动荡中安然无恙,负责账目的官员赤木俊夫背着黑幕自杀身亡,真相再也无从查起。直到今天,自杀官员的妻子依然奋战在诉讼的路上。

死去的森谷靖会不会是另一个赤木俊夫?在民众愤怒的声音中,官方或许会给出“真相”,那些通过奥运得到利益的人,应该会永远藏于黑暗了。

山雨欲来。距奥运开幕,只剩下43天。

相关推荐
微信公众号

我们为美国洛杉矶专门开设的微信公众号已正式亮相,每日推送精彩内容,让大家掌握洛杉矶第一手资讯。现在关注我们可获享多重福利,还有红包等你来抢哦。

洛杉矶公众号

一款火遍温哥华的全领域生活服务平台即将正式登陆洛杉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