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国 / 正文

分享新闻

微信扫描分享

欧晓瑜:由纽约移民家庭的孩子成长为佐治亚州参议员

美国 美国之音 2021-05-15 15:04 阅读

对在纽约长大的欧晓瑜来说,佐治亚州曾是一片充满未知的土地。

2008年,她与丈夫为了工作机会搬到了这里。美国南部在历史上并不是亚裔美国人的传统聚居地。起初,身为华裔移民后代的欧晓瑜(Michelle Au)很担心她的孩子会在新的环境里感到孤独。

“我小时候曾是一所学校班上唯一的亚裔孩子,” 她说,“我一直很不喜欢那种感觉。”

让她意外的是,佐治亚州的一些地区有着数量相当可观的亚裔人口。她目前居住在紧挨亚特兰大市的杜鲁斯市(Duluth)。官方人口统计数字显示,2000年时,这座城市的亚裔人口比例为12%。2018年,这个数字已经达到约25%,大约 7千人。

“2020年人口统计结果里的数字会更高,” 她说,“这真的显示了亚特兰大北部郊区正在迅速多元化,也显示了亚太裔美国人是佐治亚州增长最快的一个亚群体。”

41岁的欧晓瑜本人不仅是这场族裔变迁的见证者,也成为了最突出的例证之一。

去年11月,以民主党人身份参加佐治亚州立法会选举的欧晓瑜,击败了她的共和党对手,成为了州历史上第一位亚裔参议员。

“我们的社区渴求能够代表他们、和他们有相同背景、明白他们关心的议题的代表,” 以改革医保体系为竞选主题的她告诉美国之音。

为不断壮大的亚裔社区代言

参议员欧晓瑜的办公室位于亚特兰大市中心的州首府建筑群内,1月初正式宣誓入职的她常常早上7点抵达这里,为一小时后的立法会议作准备。她的桌面上摆放着一叠叠淡黄色的文件夹,里面的文件都由不同颜色的贴纸加以标记。

她所在的办公大楼正对着的是佐治亚州首府(Georgia State Capitol)大楼,这座完建于1889年的新古典主义建筑与首都华盛顿特区的国会山有着相似的外形。不同于国会山的象牙色,这座大楼由淡棕色砖块打造,镀金圆顶加盖,圆顶上方屹立着一尊“自由小姐”的雕像。

首府大楼边的花坛旁站立着的是一座两米多高的马丁·路德·金博士的镀金铜像,他的目光凝视着远处的自由广场(Liberty Plaza),提醒来访者这座城市与改变美国历史的民权运动所切不断的联系。

作为佐治亚州参议院的第一位亚裔成员,欧晓瑜也是历史的创造者,但她并不喜欢这个称呼。

“我不用这些宏大的词汇,我只是觉得我们的社区有没有被满足的需要,我很高兴能以这样的方式起到作用,” 她说。

佐治亚州议会只在每年1至4月召开立法会议。在休会的8个月里,欧晓瑜就回到亚特兰大市埃默里大学的圣约瑟夫医院(St. Joseph Hospital)从事她的本职工作---担任麻醉医师。她表示,医生的职业习惯影响了她生活的方方面面。

“我总是想着,我如何能在当下起到最大的作用?当我没有什么能做的时候,我总是想着如何通过做其他的事来发挥作用,” 她说。

从竞选时起,她就想把公共医疗政策立法作为她从政后的工作重点。去年新冠疫情的爆发,更让公共健康成为了被高度关注的领域。然而在上任仅两个月后,欧晓瑜不得不暂停手上的安排,投身到另一项议题上---反亚裔仇恨。

今年3月16日,一名枪手在亚特兰大地处不同位置的三家按摩店射杀了总共8人,其中有6人是亚裔女性。尽管凶手对警察表示自己的作案动机与种族无关,而是出于“性瘾”,但亚裔死者的高比例和自从新冠疫情以来不断上涨的针对亚裔的仇恨犯罪,让全国上下把针对此次悲剧的讨论放在了种族不公上。

“这让人震惊,但我得说我们当中的很多人对此并不惊讶,” 欧晓瑜说道。“因为我们一直都在讨论这个过去一年来不断恶化的问题。但就算放眼去年,这也不是什么新问题,只是一个悠久故事的新篇章罢了。”

她说,多年来,针对亚裔美国人的低程度种族主义就一直存在着,但却从来没有得到过公众足够的重视。

她记得1992年,洛杉矶黑人男子罗德尼·金(Rodney King)因酒后驾驶被交通拦截后,受到多名警察用警棍殴打的事件。录像曝光后引发了当地的种族动荡。该事件也得到了全国关注。

身为亚裔,她也对陈果仁(Vincent Chin)的惨剧印象深刻。1982年,三名白人以日本汽车业抢走了美国汽车业岗位为缘由,将华裔美国人陈果仁错当成日裔,用棒球棍将他殴打致死。三人最终被罚款3000美元,没有入狱。

对比这两起事件,14岁的欧晓瑜因此向《纽约时报》投稿了一篇评论文章,探讨为什么针对亚裔的种族事件得不到与罗德尼·金类似的大规模关注。她认为亚裔除了努力工作获得更好的生活外,也应该在受到的种族不公上发出更大的声音。

“当然了,这篇文章被没发表,” 她笑着说,“你能想象《纽约时报》发表一个14岁孩子的文章吗?”

从那时起,欧晓瑜就一直希望亚裔美国人能为自己的权益站出来。

“我不想说得过于笼统,但亚裔家庭和移民家庭很经常会把焦点放在不要掀起什么波澜上,也不是说一定要去融入社会,但是会聚焦在努力工作和不要制造太多麻烦上,” 她说。

成长中经历隐形种族主义

在成长过程中,欧晓瑜的父母对种族不公就是这样的态度。

“我们只想做我们移民来这里做的事,” 她说,“那就是努力工作、在学校里获得好成绩之类的事。”

上世纪60年代,欧晓瑜的父母从香港来到美国上大学,并就读医学院,随后定居纽约市。

相关推荐
微信公众号

我们为美国洛杉矶专门开设的微信公众号已正式亮相,每日推送精彩内容,让大家掌握洛杉矶第一手资讯。现在关注我们可获享多重福利,还有红包等你来抢哦。

洛杉矶公众号

一款火遍温哥华的全领域生活服务平台即将正式登陆洛杉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