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国 / 正文

分享新闻

微信扫描分享

打完疫苗还是得了新冠?虽然少见,但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美国 纽约华人资讯网 2021-04-15 23:11 阅读

50岁的金·埃克斯(Kim Akers)第一次感染新冠是在去年12月,当时她出现了异常剧烈的头痛和身体疼痛等症状。

金·埃克斯

3月5日,住在阿拉斯加的埃克斯接种了强生公司的新冠疫苗。医学专家告诉她,虽然她已经感染过病毒,但疫苗还是可以提供比感染产生的天然抗体更多的保护。

在注射疫苗两周后,她认为自己在免疫力上已经无敌了,于是与亲友一起出门度假。很快,她开始感到疲劳和头痛,然后失去了味觉和嗅觉。

埃克斯表示,她仍然认为自己不应该感染病毒,但为了以防万一,她还是做了新冠检测。结果是阳性——这就是所谓的“突破性感染”,即在完全接种疫苗的情况下仍然感染病毒。

这一次她的症状要轻一些,目前味觉和嗅觉还没有恢复,但其他症状已经消失了。

埃克斯是个少见的病例:她不仅感染了两次新冠,而且其中有一次是在接种了新冠疫苗后。据阿拉斯加卫生和社会服务部(Alaska 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Social Services)称,截至上周,有177名当地居民在完全接种疫苗后报告病毒检测呈阳性,而全州像她这样两次确诊的更加屈指可数。

阿拉斯加州的官员正在通过基因测序密切关注这一突破性病例,以确定是否涉及变异。但因为大量接种了疫苗的病人无法释放出足够的病毒来进行测序,目前合格的样本数不够。

《纽约客》记者玛莎·格森(Masha Gessen)同样是在接种疫苗后检出了阳性。她的症状更像是花粉过敏:鼻子不停地流鼻涕,眼睛发炎,失去了嗅觉。除此之外,她并没有感到特别不舒服。圣迭戈斯克里普斯研究中心(Scripps Research)的分子医学教授埃里克·托波尔(Eric Topol)描述说:“这种情况就像是病毒在鼻子里定居——足以使人丧失嗅觉,但不足以引起其他疾病。”

各州卫生部门的数据显示,一小部分人在接种疫苗后病毒检测呈阳性,在极少数情况下需要住院治疗。这些病例的确切数字尚不清楚,但各州公布的数字表明总共至少有几千例,仅占完全接种疫苗的6600万人中的很小一部分。

4月9日在白宫的新闻发布会上,当被问及这些突破性感染病例时,拜登总统的首席医疗顾问安东尼·福奇(Anthony S. Fauci)说,“目前还没有什么是危险信号。显然,我们会非常非常小心地关注这一点。”

专家说,这些病例既不令人意外,数量也并不惊人,也不是以惊人的速度发生。事实上,在大规模接种的情况下,这类病例零星报告,恰恰肯定了公共卫生专家发出的令人鼓舞的信息:现有的疫苗是非常有效的,它们的推广大大降低了最脆弱的群体的患病率和死亡率。

以下是我们所知道的信息:

突破性感染很少见,但并非出乎意料

获得FDA紧急授权的新冠疫苗在预防新冠感染方面并不是100%有效。莫德纳(Moderna)的疫苗在3万人的试验中有效率为94.1%,辉瑞的疫苗在3.8万人的试验中有效率为95%。而在美国试验中,强生公司的疫苗在预防新冠住院和死亡方面的有效性为100%,在预防重症病例方面的有效性为85%,在预防中度疾病方面的有效性为72%。

专家告诉《华盛顿邮报》,比较这三种疫苗的有效性具有挑战性,因为这些试验是在疫情期间的不同时间进行的,在不同的国家存在着不同的变种,传播率也不一样。

这些是试验中的情况,而根据梅奥诊所(Mayo Clinic)今年2月发表的一篇预印本研究报告,辉瑞和莫德纳这两种疫苗在现实世界中的有效性被认为接近89%,这仍然是一个非常高的数字。

也许正因为这些已经在美国获得紧急授权的疫苗成绩非常好,超出了人们的预期(在去年尚未有一支疫苗问世时,福奇博士曾经表示,如果有哪种新冠疫苗的有效性能达到50%或60%,就已经够理想的了),在很多人的心目中渐渐将95%跟100%画上了等号。而现在,这些突破性感染病例在提醒人们,既使是最优秀的疫苗,也不可能万无一失。这就是为什么公共卫生专家一直在提醒人们,就算已经完全接种疫苗,也不意味着人们可以不戴口罩、不再保持社交距离。

另一个突破性感染的常见例子是水痘疫苗,接种两剂水痘疫苗后可以将感染机会降低97%,比两种mRNA新冠疫苗的数字还要略好些,但很多家长都听说过孩子们在接种疫苗42天后感染上水痘的例子,美国的一项研究统计发现常年感染率大约在0.2-2.3%之间。

这类病例仍属罕见

专家说,要谈到突破性感染时,关键得看分母——也就是接种疫苗的人群有多大。

费城儿童医院(Children’s Hospital of Philadelphia)疫苗教育中心(Vaccine Education Center)主任保罗·奥菲特(Paul A. Offit)说,“在数以亿计的人口中,仍然会有少数人受到感染,这一点也不奇怪。”

底特律的家庭医学医生保罗·托马斯(Paul Thomas)博士说,应该把突破性病例的消息放到广泛接种的背景中考虑。

他说,人们应该记住,密歇根全州虽然报告了246例突破性感染病例,3例死亡,但这发生在180多万已经完全接种疫苗的居民当中。而且这3例均为65岁以上老人,其中两人在接种第二剂三周内死亡,卫生官员仍在调查具体死因。

托马斯说:“在接种疫苗的人中,有0.0144%的人出现了突破性感染。这意味着疫苗在预防感染方面有99.99%的有效性。然后,当你说三个人在完全接种疫苗后死亡,这意味着0.00176%接种疫苗的人死亡,换句话说,疫苗在预防死亡方面有效性是99.999%。”

尽管到目前为止,一些州还没有报告突破性病例的确切数字,但有记录可查的州显示,感染率为0.01%。

例如在华盛顿州,从2月至3月20日间,接种疫苗的100多万人中出现了102例突破性病例。大多数症状轻微,8人需要住院治疗,2人死亡,这2例都是住在长期护理机构的八旬老人,有基础病。

在明尼苏达州,在完全接种疫苗的80万居民中,有89人感染新冠。当中没有一例死亡。

在缅因州,已有34多万人完全接种疫苗,62例感染,其中一名在收容所接受治疗的患者死亡。

在南卡罗来纳州,截至4月5日,超过56万人接种疫苗,141例感染。

在内华达州,50多万人完全接种疫苗,58例感染。

在医院中做的研究给出了类似的结论。一项研究发现,在达拉斯的德克萨斯大学西南医学中心,8121名完全接种了疫苗的员工中,只有4人被感染。另一项研究发现,在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健康中心和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大卫格芬医学院的14990名员工中,只有7人在接种第二剂辉瑞或莫德纳疫苗后仍然被感染。

这些病例虽然相当罕见,却强烈提醒我们,接种过疫苗的人并非穿上了金钟罩,尤其是在病毒继续广泛传播的情况下。

“这些数据提醒人们,即使接种了疫苗也得继续小心防护,直到更大一部分人口接种疫苗,”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健康中心的传染病专家弗朗西斯卡·托里亚尼(Francesca J. Torriani)博士说。

打了疫苗再感染,大多数人不会出现重症

博蒙特健康(Beaumont Health)在底特律地区经营着8家医院,该公司正在追踪16.1万名接种疫苗的患者,试图了解其中有多少人感染。博蒙特感染预防系统医学主任尼古拉斯·吉尔平(Nicholas Gilpin)说,很难对突破性病例的病毒样本进行基因测序。但他指出,突破性病例很少严重。

尼古拉斯·吉尔平(左)

“那些病到需要住院治疗的人,你可以用一只手数出来,”吉尔平说。

早期研究支持吉尔平博士的观察。在上述加州大学医院系统的研究里,7个打完针仍然感染的员工都没有出现症状或症状轻微,这表明疫苗有保护作用。

北卡罗来纳大学疫苗诊所的医务主任戴维·沃尔(David Wohl)博士说,他们在接受过疫苗接种的患者中发现了一些无症状病例,这些患者往往是在手术或接受其他医疗服务前接受了新冠检测,因此意外检测出来的。

《纽约时报》采访的一位医生讲述了他自己的经历,在接种完两剂辉瑞疫苗两个多月后,他出现了头痛、疲劳、发烧和发冷等症状,随后检测出阳性。

他说自己的病情相对较轻,“如果最严重的流感症状能打10分的话,我的情况是4分,”他说。

他说,如果没有疫苗,他相信自己的病情会更严重,“确诊后我一刻也没有焦虑。我没想到我会死。相信自己不会死——这一点还蛮重要的。”

“99%或更多的人不会有突破性的感染,”托波尔说。即使在那些感染的人身上疫苗也在起作用。它是为了防止严重的疾病、住院和死亡而设计的——比方说《纽约客》那位记者在感染后,病情就主要局限在鼻子里。托波尔说,这种疫苗仍然是“超人”,因为它能产生一种人体自身无法产生的对冠状病毒的免疫力。他认为,这类患者可能不必担心新冠的长期后果,如神经系统并发症。

感染原因尚不清楚

传染病专家说,人类的免疫系统很复杂,有些人可能对疫苗的免疫反应很弱。在这种情况下,不确定因素不是疫苗,而是病人。

福奇博士在白宫简报会上说,到目前为止,已接种疫苗的人中报告的死亡病例都是老年人。老年人或免疫系统受损的人在接种疫苗后产生的免疫反应较弱,因此感染风险相对较大。

另一种解释是,变种病毒可能会逃避疫苗引起的免疫。斯克里普斯研究转化研究所的托波尔告诉《纽约客》:“确实需要对突破性感染患者进行研究。最重要的是确定他们感染的病毒序列。”

目前公共卫生界主要在关注巴西、南非和纽约的变种病毒,这些变种似乎都有可能导致疫苗产生的抗体中和作用有所下降。在各州的主要实验室,每周都会对部分病毒样本进行测序。然后将这些样本与患者数据库进行交叉参照,以查看此人是否接种过新冠疫苗或以曾感染过新冠,同时考虑变异在这些感染中的作用。

不过这么做并不容易,接种疫苗的人不太可能释放出足够的病毒来进行测序,这意味着一些感染样本可能无效。不过到目前为止,美国批准的三种疫苗似乎对所有病毒变种都相当有效。“目前,没有证据表明疫苗接种后感染新冠是因为病毒发生了变化,”CDC发言人克里斯汀·诺德伦德(Kristen Nordlund)在一份声明中说。

随着接种人数越来越多,突破性感染会相应减少

大规模接种疫苗的一个基本目标是建立一个集体屏障,以防止病毒传播。可以把疫苗接种想象成一把伞,如果下着小雨,打伞的人基本上不会淋湿,但如果是大风大雨席卷而来,就算打着伞仍然有可能招架不住——不过,有把伞总好过没有,如果还能穿上雨鞋,套件防水夹克,在风雨中就会更加安全,这就像是在打了疫苗的情况下继续采取戴口罩和保持社交距离等防护措施一样。

关于接种后感染的病例,将要发生的事情可能有点违背直觉:随着接种疫苗的人继续增加,你可能还会继续看到有报章报道这类病例,甚至在身边就有人不幸感染。但只要人们不失去对疫苗的信心继续接种,它总会有见顶的一天,因为不断上升的人群免疫力将切断病毒传播所需的通道。对疫苗反应迟钝的人,以及那些无法接种疫苗的人,将从数亿接种疫苗有效的人那里得到保护。如果身边绝大多数人都撑起了伞,即使手上没伞,淋湿的机会都会小些。

接种后仍然感染了新冠的埃克斯说,她决定公开她的故事,这不是因为这表明疫苗不起作用,而恰恰是因为这表明它们有作用。

“如果疫苗能完全保护你,那就太好了,”她说,但如果实现不了,疫苗也仍然非常伟大。“它能让你远离医院,防止死亡,并有希望减轻你的症状。”

相关推荐
微信公众号

我们为美国洛杉矶专门开设的微信公众号已正式亮相,每日推送精彩内容,让大家掌握洛杉矶第一手资讯。现在关注我们可获享多重福利,还有红包等你来抢哦。

洛杉矶公众号

一款火遍温哥华的全领域生活服务平台即将正式登陆洛杉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