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球 / 正文

分享新闻

微信扫描分享

直击 | 美媒罕见自我批判:我们为什么无法赢得中国尊重?

环球 北美报告 2021-04-07 19:02 阅读

作为一个历史研习者,我从几千年来的人类历史中,看到过太多的帝国衰落甚至崩溃。别的不说,仅仅公元前三千年间的西亚,就有不知多少个帝国骤然滑向深渊,没入黄土而不知所终。如果不是考古发掘,我们甚至不知道历史上存在过巴比伦、亚述等巨无霸帝国。

不过,当亲眼看到超级霸主美国从灯塔骤然跌落,陷入长时间的窘迫和混乱而不能自拔,还被人强力回击“没资格这样对中国说话”时,我还是不由自主地感慨万千。世事变迁,沧海桑田,那个霸气十足的美国,竟然也有今天?

清醒的美国人,对他们自身的衰落,感受自然更加深刻。美国《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的一篇文章,题目就振聋发聩、发人深省——《中国不再尊重美国,他们有理由这样做》。

图源:纽约时报

中国有什么理由不尊重美国?简单地说,就是美国已经不是当初的美国,它变得越来越极端,越来越分裂,越来越官僚主义,越来越让人失望。托马斯·弗里德曼列举到,前任总统支持他的追随者洗劫国会大厦,共和党多数人不承认大选结果,一名国会议员认为犹太人操作的太空激光引发了森林大火,左翼无政府主义一度接管波特兰市中心的一部分,枪支暴力失控等。

这样的美国,有什么资格让中国再保持尊重?中国又有什么动力,必须去尊重美国?不必说中国,想必全世界任何人,都不会尊重一个极端、分裂、动荡而又自以为是的国家。尊重是靠着富庶、秩序、正义、文明赢来的,而不是凭借强力胁迫来的。

其实,如果深入了解美国,就会知道托马斯·弗里德曼手下留情,并没有真正触及美国危机的核心。他所说的问题只是美国表象,或者说冰山一角。真正的美国危机远比他所列举的更加沉重,更加让人忧心忡忡。

哈佛政治学家弗朗西斯·福山对美国危机的分析,或许是最深刻、最系统的。根据他的洞见,美国不是现在才面临危机,而是十几年前就开始了;不面临着一个危机,而是面临着多重危机;不是面临着表面的危机,更隐含着不易为人觉察的深层危机。

图源:新华社

在福山看来,美国危机的起源,是全球化让美国财富分配出现了严重不平衡。社会精英到全球去赚钱,盆满钵满,而构成美国社会根基的白人中产,尤其是那些没有大学文凭的白人男性,收入却持续下降,坠入贫困、家庭破裂甚至吸毒而不能自拔。

福山发现,类鸦片和冰毒的成瘾,在有些州的白人乡村社区如同流行病般泛滥成灾。相关研究显示,从1999年到2013年,美国非西裔白人中年男性的死亡率一直在增长,多由自杀、毒品、酗酒、过度劳累所造成。同时,犯罪率也是居高不下。

对一个复杂的社会来说,内部出现贫富不均,并非什么稀奇的事。哪个国家,哪个社会,没有极端贫困群体?到印度去看看,情况比美国严重多了。

可美国贫困问题的严重性在于,这个贫困阶层是美国主流族裔的主体,也曾是美国社会的脊梁,他们从中产滑落到底层的那种相对剥夺感,那种愤怒和幽怨,不是其他国家弱势群体所能体会的。

图源:Google

更严重的是,长期以来美国两党政治精英竟然忽视了他们,迟迟没有把他们的问题提上国家工作日程。共和党极力维护自由市场和自由贸易,反对政府干预经济和社会,不支持强大工会。民主党则不仅与共和党“串通一气”,支持自由贸易和开放移民,还强化身份政治,以女权主义者、非裔、年轻人、同性恋和环保主义者,来对抗白人手中的选票。

在最近几十年的全球化浪潮中,西欧工人也受到严重冲击,但是他们的政府始终小心翼翼地予以保护、提供帮助,从而避免了白人中产的急剧衰落。美国白人中产则是既失落,又无处诉说,竟然与他们曾蔑视的少数族裔一样,成了天涯沦落人。

2015年参加竞选的特朗普,就是歪打正着抓住了底层白人选民的这种诉求,一下子登上了政治之巅,那些失落的底层白人像遇到了救世主,拼了命地去支持特朗普,维护特朗普。即使他们受益于民主党的福利政策,也毫不领情。民主党的身份政治,将他们彻底推向了对立面。

图源:Twitter

某种意义上,福山觉得是特朗普抓住了关键问题,并将它摆在国家政治的核心议程之内,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这是特朗普的一大功劳。可惜,特朗普为美国提供的,多为违背常识、打破规则的偏方,“如果接受这些土偏方,它们将扼杀发展,加剧痼疾,并使情况变得更糟而不是更好。”

福山毫不客气地断言,特朗普实际上给对手国家送上了一份“大礼”:一个分裂的、充满内忧的、与自己的民主理想背道而驰的美国。

反过来假设,如果特朗普能够提供合理的药方,就能帮助美国解决危机、重塑辉煌吗?答案是否定的。这就涉及到福山对美国政制和运作隐患的剖析。

福山指出,一个良好的“政治秩序”,应该是由国家治理能力(State)、法治(rule of law)和民主问责(democracy)三部分构成的,而过去一二十年来,美国法治仍存,国家治理能力和民主问责却失去了应有之义。

图源:Google

任何一个国家,无论坚持什么样的意识形态和政治体制,最重要的是能够快速地决策和有效贯彻,保护国民免遭来自国、内外的暴力,提供公共产品和服务,包括教育、健康、基础设施等。

可是,美国这些年来最大的问题,恰恰是患上了根本性功能障碍。具体地说,就是原来相互制衡的政治安排,由于社会两极高度分化,已经蜕化为党派政治的角斗场。两大政党为了相互压制,想尽一切办法,借助一切制度设计,去阻挡对方的议案。

其结果是,真正的社会议题上不了台面,合理的议案成不了法令,两党吵吵嚷嚷半天,都达不成有效共识,基建喊了十多年,也不见任何动静。当中国一个一个地推行“五年计划”时,美国两党和各个权力分支却常常为了纯粹压制对方而恶斗不已,相互中伤。这样的政府,自然谈不上什么国家治理能力,也谈不上对选民负责。

图源:Drew Angerer / Staff / Getty Images

于是乎,我们看到过去二三十年来,中国日新月异,旧貌换新颜,美国却是步履蹒跚,仍旧守着那幅渐老的容颜。有美国人回忆说,已经人到中年的他,回到故乡,看到的竟然仍是小时候坑坑洼洼的路。

美国政治的功能性障碍还有救吗?至少福山不觉得乐观。他认为共和党人虽然根基在缩小,无法在国家和各州赢得多数选票,但是借助选举团制度和参议院构成原则,仍然能掌握关键权力,继续阻击民主党的施政纲领。而且,鉴于宪法修改门槛高得惊人,民主党人要想修改选举团制度和参议院构成原则,可以说难如上青天。

分析至此,想必大家已经明白,为什么说美国已经无法赢得中国尊重了。准确地说,不仅无法赢得中国尊重,如果美国迟迟解决不了内患,还像特朗普那样六亲不认,恐怕连盟友都会对它失去信心,失去尊重。

图源:新华社

当然,如果放到历史长河中来看,也不能轻易就判美国“死刑”。那种断言美国必将衰落、已经衰落的观点,根本经不起历史推敲。美国历史上的危机,如南北内战、经济大危机、越战、黑人民权运动等,都比这次危机深刻而严重得多。可是,美国不但渡过了这些危机,而且危机之后,还都获得了新生。

内战过后,美国完成了现代化,GDP总量升至世界首位;经济大危机过后,美国打赢了二战,成为世界霸主;越战和黑人民权运动过后,美国走出了社会混乱无序,迎来了新一波经济繁荣和互联网革命。

所以,从现实角度看,当前美国危机重重;从历史角度看,却不一定意味着彻底从高峰跌落。如果美国能继续发扬其自我纠错能力,这次跌落说不定也是一次浴火重生。而我们则务必要更加理性客观地看待上述问题,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

相关推荐
微信公众号

我们为美国洛杉矶专门开设的微信公众号已正式亮相,每日推送精彩内容,让大家掌握洛杉矶第一手资讯。现在关注我们可获享多重福利,还有红包等你来抢哦。

洛杉矶公众号

一款火遍温哥华的全领域生活服务平台即将正式登陆洛杉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