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球 / 正文

分享新闻

微信扫描分享

后默克尔时代,德国外交政策将驶向何方?

环球 德国之声 2021-02-28 17:23 阅读

德国总理宝座即将易主,下一任总理可能是基民盟主席拉舍特或者巴伐利亚州长索德。在现任总理默克尔交棒后,未来的德国外交政策将会是何种模样?

“人们对联邦总理的期待是,必须熟悉外交以及欧洲政策。”这是基民盟新任主席、北威州州长拉舍特(Armin Laschet)本月初接受路透社访问时的发言,显然他希望借此从总理宝座的竞争中脱颖而出。

但巴伐利亚州长、基社盟主席索德(Markus S?der)迅速做出还击。他刚与法国总统马克龙进行了45分钟的谈话,并表示与对方的意见“相当一致”。在这场用英语举行的对话中,双方探讨了研拟中的欧洲战斗机等联合航空项目。由于多家军航及民航企业都位于巴伐利亚,索德可以说在外交政策和外交经济上都成功得分。去年10月时,索德已要求在德国外交政策上发挥更积极的作用。

德国的分量加重

这只是两名德国总理热门人选积极寻求国际定位的其中一个例子。拉舍特和索德即将在五月下旬商量由谁代表联盟党(基民盟/基社盟)角逐联邦总理宝座。

德国总理默克尔在多年执政期间获得极高的国际声望

哈雷-维滕贝格大学国际关系学教授瓦尔维克(Johannes Varwick)指出,默克尔拥有15年外交经验并处理过多场危机,无论谁成为她的继任者,都必须一肩挑起这个角色。“与此同时,过去几年来德国的国际分量明显增加,未来的总理也不能落于人后。相反:换届甚至还将提升对于关键问题表达立场的压力。”

“欧洲人”及“一张白纸”

拉舍特的个人生平,使其在外交,尤其是欧洲外交经验上明显处于领先地位。成长于欧洲三角(德国、比利时、荷兰交界)所在地德国亚琛的拉舍特,很早就意识到跨境合作的重要性。在新冠疫情期间,拉舍特作为北威州州长极力支持保持边境畅通。1999年至2005年,他曾任欧洲议会议员,熟悉外交及安全政策,更多次呼吁加强欧洲一体化。

索德则缺乏类似经历。瓦尔维克认为,从欧洲政策的角度来看,索德“几乎还是一张白纸”。柏林全球公共政策研究所所长贝纳(Thorsten Benner)表示,索德“对于欧洲项目的情感联系甚少;只要他认为在政治上有所助益,甚至不会回避对布鲁塞尔的机会主义鼓动。”

新冠疫情期间,拉舍尔反对关闭边境

跨大西洋关系:重修旧好但附带条件

这两名政治家的相同之处在于,比起对美国,他们对欧盟和法国投以更多关注。回顾历史:2003年,默克尔在担任基民盟主席时,以反对党领导人身份造访华盛顿,表达对时任美国总统布什的支持。当年布什发起伊拉克战争,遭到德国包括社民党籍总理施罗德的绝大多数人强烈反对。

而在特朗普执政四年期间,跨大西洋关系令德国政治家倍感棘手。拉舍尔竞选基民盟主席时,曾对今年一月美国国会大厦遭到特朗普支持者冲击一事表达看法称:“美国对我们而言仍是自由与民主的国度。”索德近期也表示,他对美国的热爱因为特朗普而受到严峻考验。两人如今都对新上任的美国总统拜登寄予厚望。拜登在上周的慕尼黑安全会议上发表视频讲话,宣布“跨大西洋联盟回归”。

拜登有意与欧洲重修旧好,但希望欧洲承担更多责任

拜登有意与欧洲重修旧好,但并非毫无附带条件。例如拜登希望欧洲伙伴提高国防预算,并承担更多安全政策责任。索德基本上表示同意,但数日前他在接受美联社采访时也强调:“我们不是小孩而是伙伴,没有谁是附庸或下属。”拉舍特也支持北约的目标,即成员国的国防支出应达其国民生产总值2%,但德国目前距离目标仍相当遥远。

索德:“利益与价值观之间的平衡”

阻碍跨大西洋紧密合作的其中一个障碍是德国的中国政策以及俄罗斯政策。拜登似乎与特朗普持相同看法,认为柏林为了贸易政策利益对中俄做出让步。

但无论是拉舍特或索德接任联邦总理,在此事上都不会有根本性改变。拉舍特虽然不久前曾说过,西方与中国存在“制度性竞争”,但他并不愿意将中国电信设备巨头华为排除在5G网络建设外,华盛顿则极力反对。

索德在去年夏天接受德国电视二台采访时,针对与中国的合作表示:“找到利益和价值的正确平衡,在我看来是德国外交政策外来几年的最大挑战。”而这并非华盛顿所盼望的强硬态度。

索德和拉舍特都支持充满争议的北溪天然气项目

独特的俄罗斯政策

在俄罗斯政策上,拉舍特或索德都反对停止北溪2号天然气管道项目。虽然拉舍特对俄罗斯反对派领袖纳瓦尔尼遭毒杀未遂一事做出严厉谴责,但他仍主张不将此事与天然气交易混为一谈。索德一年前访问莫斯科,他延续巴伐利亚州长的传统,奉行巴伐利亚-俄罗斯贸易政策。

数年前,拉舍特在俄罗斯并吞乌克兰的克里米亚半岛后,曾经指责德国的“反普京民粹主义”。他当时表示,虽然并吞克里米亚“明显违反国际法”,但应该要为对话伙伴“设身处地着想,以维护外交关系”。

拉舍特甚至在2014年时称赞俄罗斯在叙利亚内战中扮演的角色:“俄罗斯从一开始就对圣战分子提出警告。我们却把它当作政治宣传。”拉舍特当时还对叙利亚总统阿萨德表现出一定程度的理解。他认为,伊斯兰主义远比阿萨德政权更危险。

叙利亚总统阿萨德获得俄罗斯总统普京德军事支持

瓦尔维克则不愿意过度解读拉舍特的言论:“这也可以理解为一种外交政策的现实主义,清醒地询问掌握了哪些影响力,以及愿意采取何种手段,然后相应地调整言辞和策略。我不认为这是完全错误的。”但拉舍特的发言至今仍令不少人摇头,在联盟党内亦然。

在国际舞台上开创美好未来

此外,政治分析家们也不认为拉舍特或索德在外交政策上会与默克尔有太大出入。柏林全球公共政策研究所所长贝纳预测·,两人都会延续既有路线。而贝纳认为,该路线终将遭遇阻碍:“一方面是因为默克尔的路线在反对声浪下并不容易延续;另一方面,他们可能结盟的伙伴,尤其是绿党,将会坚持在重要问题上改变路线。例如中国政策,目前默克尔的单一汽车外交政策会对德国造成严重损害。”

无论是拉舍特(右)或索德(左)接棒,都必须先适应总理角色

瓦尔维克总结道:“两人都是全能型的政治家,迄今没有专精的外交领域……但他们很快就会发现外交政策是联邦总理的重要任务。拉舍特的国际经验比索德多,而两人在国际上都有良好的人脉,都拥有在国际舞台上开创美好前景的能力。”

相关推荐
微信公众号

我们为美国洛杉矶专门开设的微信公众号已正式亮相,每日推送精彩内容,让大家掌握洛杉矶第一手资讯。现在关注我们可获享多重福利,还有红包等你来抢哦。

洛杉矶公众号

一款火遍温哥华的全领域生活服务平台即将正式登陆洛杉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