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球 / 正文

分享新闻

微信扫描分享

肯尼亚无孔不入的贩卖婴儿黑市,有人相信用孩子献祭,就能换来健康和财富

环球 英国那些事儿 2020-11-30 22:13 阅读

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的耶万吉公园(Jevanjee Garden),住着单亲妈妈丽贝卡·万吉鲁(Rebecca Wanjiru)。她彷徨地到处走着,寻找自己丢失的孩子。

丽贝卡是一个无家可归的人。她在15岁那年因为家庭困难,选择辍学流浪街头,靠乞讨为生。

16岁时,丽贝卡遇到一个男人,他说会娶她,但是她怀孕后,男人却一走了之。

之后,丽贝卡生下了她的第一个孩子,劳伦斯·乔西亚(Lawrence Josiah),他也是被偷走的那一个。

(丽贝卡和她的小女儿)

事情发生在2011年3月的一个晚上。

那是凌晨2点左右,丽贝卡坐在公园里,突然有人用浸满燃油的手帕捂住她的口鼻,顿时昏昏沉沉。接着,年仅1岁的劳伦斯被人抱走,再也不知去向。

这样的故事,在耶万吉公园里还可以听到很多很多。

这里是流浪的单亲妈妈们的大本营,对人贩子来说,这就是一个金矿。

(耶万吉公园)根据BBC记者长达一年的调查,肯尼亚的首都内罗毕有着极其活跃的婴儿黑市。

大部分婴儿是从像丽贝卡那样的流浪者手里抢走的,还有的是在私人诊所里交易,甚至会有公立医院的医生偷卖婴儿。

(肯尼亚首都内罗毕)安妮塔(Anita)就是一个在街头抢婴儿的惯犯。

她告诉记者派出的线人,她在过去三年一直偷小孩,已经偷了十几个。

“小孩不难偷。我只是和小孩玩玩游戏,趁他妈妈不注意,瞬间抱着小孩跑了。” 安妮塔在和线人的交易中说。

”还有的妈妈,看上去精神不正常,什么都不知道。她把自己的小孩交给我照顾,然后我就有了这个孩子。” 她指了指身旁5月大的女婴。

安妮塔说,自己卖的是标准价,女孩5万肯尼亚先令(约2996人民币),男孩8万肯尼亚先令(约4794人民币)。

大多数情况下,她会把小孩卖给自己的上线,一个掌握婴儿“货源”的女商人。

虽然不知道女商人具体会卖给谁,但安妮塔知道,顾客买孩子是为了什么。

“有的顾客是因为无法生育,所以她们会选择买一个孩子来养。”“还有的人,他们买下孩子是为了做献祭仪式。” 安妮塔清楚地告诉线人。

“是的,一些孩子是用来献祭的。这些孩子会从街上彻底消失,再也没人见过他们。”

在非洲,以活人献祭的仪式仍然时有发生,其中孩子是最受欢迎的献祭对象。

巫医们会划破孩子的血管,割下他们的器官,甚至杀掉他们来完成一场仪式,相信这么做能给客人带来财富、力量和健康。

乌干达是儿童献祭最严重的国家。

根据人道非洲组织在2013年发布的《乌干达儿童献祭和儿童残害》报告,该国每周都有一名儿童死于献祭仪式。

肯尼亚的情况相对没那么糟糕,但是在乡村和部落里,仍然会出现这种野蛮事。线人问安妮塔,如果知道孩子被卖去献祭,她会怎么做。

她表示不在乎,“只要能赚钱就好。”

在BBC记者安排的见面上,他们本来想救下安妮塔手上那个5月大的女婴,但到第二天交易时,安妮塔迟迟没有露面。

几天后线人找到安妮塔,才知道她已经把女婴卖给一个出价更高的人。

靠着那笔钱,她在内罗毕的贫民窟里买下一栋有着两间房的铁皮屋。

后来记者们再也没能找到这个人贩子。

除了街头抢孩子外,内罗毕的私人诊所也是婴儿贩卖发生的地点。

在内罗毕的贫困社区Kayole里,有一家脏兮兮的小诊所,里面有几个挺着大肚子的女人走来走去。

诊所的主人玛丽·奥玛(Mary Auma)说,她们全是在这里等着生孩子卖的。“这个女人,已经有8个半月的身孕,马上就要临产了。” 奥玛告诉线人,“我可以以4.5万先令(约2697人民币)的价格卖给你。”

奥玛是婴儿黑市的中间商,负责帮助产妇生孩子,以及给顾客提供“售后服务”,包括给出生通知、医院文件、出生证明等。

她多次向线人保证,产妇不会要回孩子。

“她们肯定不会来找你,她们懂规矩。” 奥玛告诉线人,“她们只想赚点钱。”

阿达玛(Adama)是BBC记者在诊所里看到的产妇之一,她告诉记者,她在怀孕后被男友抛弃了,因为怀孕也失去建筑工地上的工作。

房东给了她三个月的宽限,但因为一直交不上钱,最后只好把她赶出去,用木板封住房子。

没了钱,阿达玛选择把孩子卖了。

奥玛只答应给她1万先令(约599人民币),虽然售价是4.5万。

“她的诊所很脏,只有一个小容器盛血。没有脸盆,床也不干净。” 阿达玛说,“但是我当时绝望了,实在没有办法。”

(内罗毕的街头诊所所在地)

但阿达玛在生下一个胸部有疾病的男孩后,她心软了。

”我不想把孩子卖给没有能力照顾他的人,也不想把孩子卖给用他做其他事的人。”

最后阿达玛选择把孩子送给政府开办的儿童医院里,等合格的养父母领养。

这么做虽然拿不到钱,但孩子是安全的。不过,记者的调查中发现,这么做其实也不安全。

因为在政府开办的大医院里,都有蛀虫们为了一己之私,售卖婴儿。

妈妈露西·齐贝拉吉转诊医院(Mama Lucy Kibaki Referral Hospital)是内罗毕最大的公立医院之一,弗雷德·莱帕兰(Fred Leparan)是里面工作的临床社工。

他的任务是保障刚刚出生的婴儿们的健康, 以及负责把被抛弃的婴儿们送到福利院里。

但记者发现,莱帕兰在送婴儿的途中,会把孩子交给付钱的顾客,而不是福利院。

(妈妈露西·齐贝拉吉转诊医院)他告诉记者和线人,他会做好所有的文件,等医院的护士们离开后,把孩子带到记者身边。

“价格是30万先令(约17981人民币)。” 莱帕兰在医院说道,“做这些事情要小心。不要谈论太多,不然会引起怀疑。”

(运送途中的莱帕兰)在支付完30万先令后,记者确实收到了交易中的三个婴儿。他后来把他们送到福利院等待合法领养。

在肯尼亚,贩卖婴儿其实是重罪,一旦被定罪,可判处不少于30年的监禁,或不低于2000万先令(约120万人民币)的罚款。但在现实中,贩卖婴儿并不罕见,犯罪成本也不高。

在记者向警方举报莱帕兰后,他没有被抓,医院也没有给他任何惩罚。他继续当社工。

奥玛的诊所也被举报了,但是她仍然在经营着,生意也完全没受影响。

至于人贩子安妮塔,虽然警方有了她的记录,但是一直“抓不到”。

肯尼亚儿童失踪组织的创立者玛丽安娜·蒙耶多(Maryana Munyedo)说,在过去三年,她们已经收到至少600起儿童失踪案件。

贩卖儿童,已经变成了肯尼亚的一个大问题。

“整个犯罪网络的规模是如此之大,以至于他们现在在互相保护。” 玛丽安娜说。她还表示,整个犯罪网络中,最大的受害者是街头流浪的母亲,她们的人数最多,而且最脆弱。

“那些失去孩子的母亲,再见到孩子的几率只有百万分之一。很多街头流浪的母亲自己就是孩子,她们的脆弱是被利用了。”

“很多人认为流浪的人没有感情,不值得被公正地对待。但她们其实是有感情的。住在郊区的人会想念孩子,就像流浪的母亲会想念孩子一样。”

到现在,丽贝卡都对自己失去的第一个孩子念念不忘。“我只想看看再看看他。如果他死了,我也想知道。”

“就算我是流浪街头的人,他们凭什么偷走我的孩子呢?”

哎,为了钱,搞出这么多残忍的事,

不知道这样可怕的黑市,何时才会消失

相关推荐
微信公众号

我们为美国洛杉矶专门开设的微信公众号已正式亮相,每日推送精彩内容,让大家掌握洛杉矶第一手资讯。现在关注我们可获享多重福利,还有红包等你来抢哦。

洛杉矶公众号

一款火遍温哥华的全领域生活服务平台即将正式登陆洛杉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