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加州 / 正文

分享新闻

微信扫描分享

赴美生子遭重创 月子中心屡遭调查 收费高纠纷多 成夕阳产业

加州 洛杉矶e生活 2020-11-30 23:19 阅读

南加州各地的月子中心,短短数年内急剧兴起如日中升,引起社区侧目和政府关注,在经历近年持续的突袭检查、签证紧缩、疫情和市场急剧变化后,正逐渐淡出社区眼睛。一度冉冉升起的朝阳产业,变成夕阳产业。

不少华人新移民喜欢随行入市,从早期的洗衣业、餐饮业到近年的足浴业、代孕业,但在短时间内能够大红大紫的,却要数一度蓬勃爆发的月子中心。花几万元来美国生产,给后代一个美国公民身分,许多华人家长不输在起跑线上。南加州业内人士表示,南加州华人月子中心从2003年初出茅庐,2013年前后渐成规模,2015年前后如日中天,如今月子中心已慢慢淡出社区视野,大张旗鼓不再。

「我2003年辞职去做月子餐时,很多人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资深业者B先生是南加州华人月子中心最早的一批拓荒者,「我们九成客人都是台湾孕妇和产妇,有钱、签证不受限制,讲究生产保养,说来就来」。那时大陆还没有十年签证,能从大陆来美生孩子的孕妇凤毛麟角,都是有门路的特殊人士。除了海外客人,其他都是南加州本地客人,美容店老板的女儿、药厂的员工、超市老板的太太等等。

骆家辉担任美国驻华大使,一年签证改为十年签证,让中国妈妈来美生产如履平地。主要以中国妈妈为市场的南加州华人月子中心,数量和规模在短短几年内都迅速发展,超过最早开发的韩裔市场和台湾人市场。业者估计,圣盖博谷华人月子中心鼎盛时期,较有规模的中心年流水都在数百万元以上。

没有法律明文规定外国人不能来美生孩子,父母们对孩子获得美国公民身分的渴望,使月子中心和相关产业短期内成为暴富行业,从月子中心到产科医生,从月嫂到月子餐,从前期接机到后期办证,加上相关的签证、旅游协助,行业人员迅速壮大。

熟悉这一行业的人士回忆,华人来洛杉矶生产者的「鼻祖」,要算一位叫「张老师」的台湾人。张老师的太太90年代从台湾来美生产,孩子出生后,张老师夫妇成为来美孕妇的中介,「当时洛杉矶月子中心的客人,九成都是他介绍」,张老师后来转战大陆,有系统的宣传,亲自教战,规模组团,大陆来美孕妇源源不断。

2012年前后,南加州华人月子中心渐入佳境,2015前后到达顶峰。资深业者回忆,火爆时期,光是来自中国大陆的待产孕妇,每年超过1万人。而此期间,陆资的月子中心后来居上,遍布罗兰冈、尔湾、库卡蒙加牧场、亚凯迪亚、鲍尔温公园、蒙特利公园等地,不少月子中心在媒体上大打广告,号称每年客人超过500人。而不少月子中心的老板,此一期间一夜暴富,豪车豪宅,一些人甚至还购买了小飞机。

要求保留姓名的业者表示,2008年前后金融危机,罗兰冈孔雀园的租房率一度跌至低谷,华人月子中心业者抓住时机,成功说服当时犹太人东主,孔雀园很快变成南加地区最大的华人月子中心之一,其中一些月子中心在院中一口气租下至少50栋公寓,还设了专门的公寓餐厅和育婴房,孔雀园俨然成为「孕妇之家」,名声在外。不少业者事后回想,可能正是如此这番的大张旗鼓,最终引来联邦执法部门的卧底调查,导致2015年大规模的突袭行动。

收费3万至9万 南加月子中心纠纷多

2015年夏天,联邦调查局、联邦海关和边境保护局、国税局等十多个联邦和地方执法机构,联合对罗兰冈、尔湾和库卡蒙加牧场等地的华资月子中心突袭行动,使当时正如火如荼的南加华资月子中心,一夜之间一落千丈。

这场号称美国联邦政府历史上最大的非法国际月子中心刑事犯罪调查与起诉案,最终以华人经营者被捕,分别被控共谋、签证欺诈和洗钱,20名涉案人员被检控而告终。本案目前仍有16名被告在逃。执法部门表示,在突袭行动之前,已对华人社区非法国际月子中心进行长达四年跟踪调查。

这是美国司法部门首次对以欺诈手段协助来美生产的机构,提出刑事犯罪起诉,其中大部分的案子涉嫌向来自中国的孕妇来美生产提供帮助,同时导致一些孕妇在美国触犯法律。

南加州华人月子中心在该场突袭之前的短短几年如雨后春笋,民众当时只看到华人孕妇成群结队出现在社区和商业场所,华人妇产诊所人满为患,产科医师忙得不亦乐乎。但直到2015年的突袭行动之后,华人月子中心的神秘面纱才逐渐解开。

要求保留姓名的资深业者表示,早期洛杉矶的月子中心只有十家,大都是台湾侨民经营,规模不大,通常是将家中或租来的空房,招三、五个孕妇住下,低调经营。每位孕妇费用每月也只是3000元至6000元,偶尔一个月一人能有8000元,就笑歪了。

在美国开放十年签证之后,一些曾在美国生孩子的人开始从大陆引进孕妇,并和南加本地人合作,大陆人开设的月子中心短时间内遍地开花。那几年,从中国主要城市来美的航班每次都有十多位孕妇,相当正常。来美生孩子不用掩盖,非常流行。同时,月子中心收费也愈来愈高,3万元成了最低起价,鼎盛时三个月的待产加一个月的生产,要价高达6万至7万元,甚至7至9万元,一些月子中心每年的业绩高达700至800万元。

正因为收费高,一些孕妇也对月子中心的性价比提出质疑,引起许多纠纷。来自五湖四海的孕妇和他们的家属,几个月在月子中心同住一个屋檐下,人多问题也多。

资深业者表示,罗兰冈一个月子中心就曾发生来自台湾的孕妇,生产后患产后忧郁症,先生却因没有察觉坚持去拉斯维加斯赌钱,结果太太在月子中心住处的衣橱上吊自杀悲剧;一家华人租用阿罕布拉市一家酒店的月子中心,也发生月嫂因照顾的孩子过多,半夜慌乱中不慎将刚出生的婴儿掉落地上,导致孩子头骨摔裂的悲剧。

业者吐苦水:最怕半夜月嫂来电

南加华人月子中心兴起之初,即与来自台湾的知名月子餐品牌合作、高峰期同时供应南加州十数家月子中心餐点的供应月子餐,赚到第一桶金后又转战月子中心,一度计画与人合作租下Holiday Inn100多间房子办成大型连锁月子酒店的B先生,两年前痛下决心退出江湖。南加州月子中心行业十多年的兴衰见证,冷暖在心头。

「这一行太辛苦,提心吊胆的事情太多」,B先生表示,孕妇和月嫂吵架、孕妇和孕妇吵架,有时因为看电视都会吵得一塌糊涂,邻居投诉,警察上门,都是业主的事, 「我平常最怕月嫂半夜打电话,不是奶粉没了就是婴儿呛奶,更怕事情大到要打911惊动外界,反正电话一响,都不是什么好事」。

B先生表示,美国并没有那条规定不让外国人来生孩子,但关键是这么多孕妇住在一起大家,都知道是走法律灰色地带。由于很多月子中心设在社区,无法向餐馆或旅馆一样名正言顺购买保险,一旦出事,营利全部吃回去,辛苦付诸东流。

「法律纠纷和社会舆论压力是一方面,现在签证也很不容易」,尔湾一位要求保留姓名的月子中心业者表示,她从六年前开始做月子中心,正好是政府突袭的前夕,之后月子中心这行很快萧条下来。近年中美关系恶化,很多人签证过不了,后来很多人根本就不想惹麻烦,干脆不来了。这两年她的客人减少八成左右,今年从新冠疫情开始至今,她没有一个客人,原来预定的一些客人因无法成行,还要求退款。

亚凯迪亚市购物中心一位售货员表示,疫情发生前的一年半,她看到两人以上一起前来购物的华人孕妇,不超过五次。

不过也有月子中心业者表示,外国人来美生产并不违法,而且还是有利润可赚,所以还是可以做,这行没有消失,只是和前些年大不同,从高调重新变得低调,不再像之前那样大张旗鼓。客人似乎也聪明多了,很多孕妇自己通过网路联系民宿,或通过本地朋友介绍医师和医院等等。总之无论是孕妇和业者,都不愿意将自己和「月子中心」挂上钩。

相关推荐
微信公众号

我们为美国洛杉矶专门开设的微信公众号已正式亮相,每日推送精彩内容,让大家掌握洛杉矶第一手资讯。现在关注我们可获享多重福利,还有红包等你来抢哦。

洛杉矶公众号

一款火遍温哥华的全领域生活服务平台即将正式登陆洛杉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