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国 / 正文

分享新闻

微信扫描分享

美国总统们当年的SAT都考了多少分?

美国 INSIGHT视界 2020-11-29 07:50 阅读

自从SAT和ACT考试问世以来,标化成绩就成了美国大学录取中不可缺少的一环。从招生官的角度看,标化成绩为评价标准各异的高中绩点添加了一种平行参考,甚至还能以此推测学生在大学的学术表现将是否出色。

与中国历史悠久的应试教育不同,美国的青少年教育在SAT/ACT问世之前,从未出现过这样全国通用、标准统一、作用明确的考试。尤其在考试辅导、课外补习还未普及之前,SAT/ACT对于很傻很天真的美国学生,与其说是考试,倒不如说像是一次IQ测试,聪明人考高分进名校那是天经地义的事。

拿标化考试当智商测试的印象,随着时间推移也保留了下来。在国内,如果说一个人SAT成绩高,一般是为了说明ta英语好、学习用功;在美国,如果一个人说自己当年SAT/ACT考了多高,那大概是为了炫耀一下自己智商过人、非常聪明。

所以毫不意外的是,美国普通老百姓对于全国最重要的人物——总统的八卦里,自然少不了对于其考试分数,暨智力水平的猜测。以至于大洋彼岸的我们,多少都听说过“小布什脑子不太聪明”、“奥巴马在哥大跟李开复做同学”的都市传说。

不过有趣的是,尽管民间对美国总统们的智力水平、考试成绩多有猜测,但实际上,在网上流传的“总统成绩”基本都没有可靠的信息来源。经过一番调查,我们甚至发现从未有任何一任总统主动公开过自己的标化成绩。

这其中的原因可能并不复杂,那就是搞政治和学习成绩关系不大。简单地提自己过去成绩怎么样、头脑聪不聪明往往对从政起不到实际作用。换个角度想,如果总统当年成绩不好,那么说出来怕别人笑话;如果当年成绩很好,说出来又怕显得自己不接地气、精英主义气质太强,丢失了大老粗选民的支持。

所以不管成绩好与不好,是太聪明还是太笨,都不宜自己主动讲出来。

历史上唯一被公开过标化成绩的美国总统是第43任总统小布什。1999年11月8日,《纽约客》披露了不知如何泄露的小布什在耶鲁大学的成绩单,上面记载了小布什在申请大学时的SAT成绩——1206分(满分1600),其中阅读部分566(满分800),数学640(满分800)。

尽管这个成绩在现如今看来平平无奇,也十分符合江湖上“小布什有点笨”的流言,但实际上1206分在当年的美国已远高于平均水平。

据College Board统计,在1964年前后,也就是小布什参加SAT考试的年代,当时“高三学生”的平均成绩只有973分(阅读475分,数学498分)。

也就是说尽管小布什后来在耶鲁学习成绩一般,毕业时课程拿的B和C居多,但他的SAT成绩并不算差。

除了小布什的成绩以外,网络上流传的其他“总统分数”均无可靠消息源,且绝大多数以杜撰为主,甚至有以讹传讹、越传越离谱的情况。

比如网络上可以轻易搜到,第36任总统Lyndon B. Johnson当年ACT成绩是26分,实际上ACT考试诞生于1959年,那会儿LBJ都已经当了好多年议员了,压根不可能考过ACT。

而民间流传的某些其他总统的标化分数则需要更多精力来鉴别一下。

比如流传甚广的第42任总统克林顿SAT只有1032分,这个信息没有可靠来源,且大概率为假。据官方记载,克林顿高中毕业后,本科靠着奖学金入读了乔治城大学,并在大学时入选了著名的Phi Beta Kappa学术荣誉学会。

在毕业前,他还获得了罗德奖学金来支付他前往牛津大学读书的费用。几年之后,他又入读了耶鲁法学院并顺利毕业。这样的学术经历,怎么也不像是SAT只考了1000分出头的样子。

相比之下,另一则传言中,第44任总统奥巴马当年的ACT分数是30分就显得可信一些。

在老SAT分制中,ACT 30分大约相当于SAT 1370分,属于全部考生中前7%的水平。在当年,一位来自夏威夷的黑人学生,如果高中成绩很好,拿着ACT 30分的成绩,应该可以轻易考上一所藤校级别的大学。不过奥巴马最后却靠着全额奖学金去了非精英的文理学院Occidental College西方学院念书,直到大三才转学去了哥伦比亚大学。

但奥巴马后来在自传中承认,高中阶段的自己还在迷糊,完全没用功读书,成绩顶多是中流。但上了大学的奥巴马开始逐渐“开挂”,一路从西方学院转到哥伦比亚大学,再从哥伦比亚去到了哈佛法学院,最后还拿着“优异学业成绩”的荣誉毕业。这十分符合一个起初不好好学习、靠着“犯小聪明”考了一个还不错的ACT成绩,开窍之后奋发图强走上人生巅峰的励志人物形象。

至于现任总统特朗普呢?大概是由于过去学生时代见不得光的事情比较多,不管是考试还是转学,他往往对自己的教育经历三缄其口。除了请枪手代考或者在考试中作弊,市面上看不到丝毫关于他SAT/ACT的传言。

去年2月,特朗普曾经的私人顾问兼律师迈克尔·科恩,在向法庭承认诈骗、伪证等罪名时表示过:特朗普曾经指示他“威胁自己的高中、大学和College Board不得公布他的学术成绩或者SAT分数”。可见在这个问题上,特朗普非常小心。

值得一提的是,College Board在对待成绩隐私上确实非常谨慎,在没有学生本人许可的情况下,几乎绝不可能将学生成绩透露给第三方。尤其在考试信息全部电子化的今天,总统们本人没有公布成绩的意愿,恐怕得需要黑客才能搞到真实的成绩了。

当然,这没有妨碍群众们猜测总统智力水平的热情。比如,有人扒出了前面提到的PhiBeta Kappa学术荣誉学会的公开信息,找出了17位选入过该学会的总统。尽管该学会越来越有名人注水的效应,但在该名单上的(尤其是年代较早)总统们,智力水平应该都不错。

更有甚者,直接用学术办法研究起了历任总统们的IQ。比如UC Davis的心理学教授迪恩·西蒙顿,就曾在2006年发表过一篇用各种方法估算从华盛顿到小布什,42位美国总统的IQ的论文,用兴趣的可以自行搜索。

现如今,标化考试的“被神话”程度逐渐降低,不少学校开始逐渐减轻标化考试在录取中的作用。更有甚者,因为通过研究发现申请者的标化分数与其大学表现并无明显联系,干脆在申请中将标化考试改为了选择性提交。

标化考试的反对者提出,标化考试不过是受种族差异、经济能力高低影响的不公平的游戏,它对一个人未来成就的预测能力有限。在很多情况中,标化考试比拼的无非是考生和家庭的可支配时间与金钱。

这样看来,研究美国总统们的SAT和ACT成绩,除了满足大家“皇帝用什么扁担挑水”的八卦猜想以外,更重要的是能够在“成绩焦虑”、“申请焦虑”的现下,给予学生们一些安抚,告诉他们学生时代成绩的好坏并不能左右一个人的一生,智商也并不是决定一个人命运的主要因素。哪怕是当总统,也常常要靠家庭背景、机缘时运、地缘政治等等条件帮忙。

就像小布什当年在德州SMU大学毕业演讲时,开玩笑自嘲说的那样,“对于那些以优异的成绩、奖项和荣誉毕业的同学,我得说你们干得不错;但对于“拿C毕业”的同学们(the C students),我想说,你们也可以成为美国总统”。

相关推荐
微信公众号

我们为美国洛杉矶专门开设的微信公众号已正式亮相,每日推送精彩内容,让大家掌握洛杉矶第一手资讯。现在关注我们可获享多重福利,还有红包等你来抢哦。

洛杉矶公众号

一款火遍温哥华的全领域生活服务平台即将正式登陆洛杉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