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疫情 / 正文

分享新闻

微信扫描分享

深度 | 躲在白宫生闷气的川普“尝试政变”

疫情 纽约华人资讯网 2020-11-21 19:17 阅读

大选结束后的每一天似乎都是一样的:川普仍然躲在白宫里生闷气,在推特上挑战乔·拜登(Joe Biden)的胜利——尽管本周美国越过了新冠死亡人数达25万人的里程碑,尽管在失业救济金即将到期之际,长期失业率正在飙升,尽管数以百万计的美国人因为疫情和经济上的打击已经不可能在下周与家人庆祝感恩节,川普仍然在推特上继续生闷气。

但历史不会把这一周视为寻常的一周,事实上,这是充满危机的一周——川普已经明确无误地表达了颠覆选举结果的努力。 他在白宫又炒了一批人。继清洗了五角大楼高层后,他最新开除的是网络安全和基础设施安全局局长克里斯托弗·克雷布斯(Christopher Krebs),此前该局发表声明称,“没有证据表明任何投票系统删除或丢失选票、改变选票”。 他也不再只是在州法院提起虚假诉讼;近几天来,川普和他的律师公开证实,川普现在试图直接推翻选举结果和美国人民的意愿,他在佐治亚州、密歇根州和亚利桑那州等关键州加倍努力,公开向当地共和党官员施压,要求他们不要认证选举结果。 在佐治亚州,川普的这种策略已经失败,共和党籍州务卿布拉德·拉芬斯珀格(Brad Raffensperger)公开与总统发生争执,并谴责川普破坏选票计数的努力。今天(11月20日)下午,经过人工重新计票后,佐治亚州务卿宣布正式认证该州的大选结果,拜登获得了该州的16张选举人票。佐治亚州的州长是共和党人,州议会多年来也由共和党控制。 然而,在密歇根州,川普似乎取得了更大的成功。韦恩县拉票委员会(Wayne County board of canvassers)的两名共和党人最初拒绝认证该县的总统选举结果,几个小时后迫于选民压力他们撤回了这种说法。韦恩县包括民主党占多数的底特律市。川普本人随后出面干预,给这两名官员亲自打了电话。周三晚些时候,这两名官员表示他们想要再次反悔。周五上午,密歇根州参议院多数党领袖迈克·谢基(Mike Shirkey)动身前往白宫与川普会面,虽然他并未确认此举是意欲推翻拜登在该州以超过15万张选票获胜的结果,但这个举动本身已经十分可疑,底特律当地媒体直呼此举是在“政变”(coup)。

 随着川普做出了一系列史无前例的举动,媒体也开始认真公开政变的可能性。11月7日,Vox网站表示川普显然正在“尝试政变”。11月11日,《华盛顿邮报》说,川普看来并不是在搞政变。但是仅仅7天后,该报编委会就在标题中平铺直叙地说“川普的政变可能不会奏效。但他可能会为下一个失败的候选人铺平道路。”同一天,英国的《卫报》在讨论,统治者仍然在位时做的这一系列动作是否能成其为“政变”。11月20日,《纽约客》称,“再蹩脚的政变也是政变”。 媒体不愿意贸然使用“政变”一词,担心它太具煽动性,但一些政治学和法学专家说,就算几乎可以确认川普无法在1月20日以后继续留在白宫发推特,但现在的情况已经着实令人担忧。

1。川普在琢磨些啥?

迄今为止,承认美国大选结果的外国领导人比共和党官员还多。对于美国这样一个世界上运行时间最长的宪政民主国家来说,这可不是一个好兆头。 川普本人拒绝解释他究竟在做什么。自大选以来他基本一直深居简出,除了发推谴责“选举舞弊”,抱怨福克斯新闻抛弃了他,并坚称“我们会赢!”与此同时,川普不愿透露姓名的高级政府官员和外部顾问告诉记者,事实上,川普并不是真的想无视选举结果而继续执政。据报道,川普已经告诉他的顾问,他想在2024年再次参选,这至少听起来不像一个打算把自己关在白宫里不打算在明年1月离开的人。 其他人则认为总统的不妥协只是一场“马戏团”,一场“表演”,或者是一场毫无意义的发脾气。多名共和党人对《华盛顿邮报》说,他们只是在哄川普,或者给他一点时间让他慢慢接受自己的命运,或者帮助提高即将到来的佐治亚州决选的投票率。这次决选将决定参议院的控制权。 一些人并不担心川普在搞更大的阴谋。“永不川普”(Never Trump)运动的保守派领导人威廉·克里斯托(William Kristol)说:“他连一场只出动一辆车子的葬礼都组织不起来,他肯定发动不了政变。” 也有些人认为,川普近日来清洗五角大楼,并威胁说要解释联邦调查局(FBI)局长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和中央情报局(CIA)局长吉娜·哈斯皮(Gina Haspel)等官员,这释放出了令人强烈不安的信号。“五角大楼的清洗行动最令人不安,因为毕竟离政府交接还有两个月的时间,”威廉·安索利斯(William Antholis)说,他是弗吉尼亚大学米勒中心(Miller Center)的主任,研究总统过渡及其国家安全风险。 支持世界各地民主的非政府组织“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负责人迈克尔·阿布拉莫维茨(Michael Abramowitz)则表示,川普的举动类似于其他地方使用的“威权主义策略”。“它会成功地帮助川普总统保持权力吗?我不这么认为,”阿布拉莫维茨说。“但这是一个令人不寒而栗的举动,开了一个极其不妙的先例吗?正是如此。” 不过,尽管川普的行动已经越来越过界,但他几乎不可能找到办法继续掌权或发动政变。 2。关键是及时认证自选举日以来,川普的竞选团队已经提起了一系列法律上可疑的诉讼。这些诉讼的目的似乎并不是要推翻选举结果,而是试图制造不确定性,延长计票过程。 每个州都有自己的最后期限来认证选举结果,然后用来分配选举人团的选票。在至少三个州,即佐治亚州、宾夕法尼亚州和密歇根州,川普的竞选团队正试图阻止官员对选举结果进行认证,现在在佐治亚州的行动已告失败。 这个认证时间很重要,因为联邦法律规定,只要选举结果在今年12月8日之前最终认证,这个结果就是“决定性的”。通过拖延选举过程,川普的竞选团队可能是在寻求越过最后期限,创造更多的回旋余地来质疑选举结果。 

之后共和党人又提出了一个不太可能实现的法律理论,即密歇根州、威斯康星州和宾夕法尼亚州等对共和党友好的州立法机构可以无视本州的普选结果,任命自己的选举人。这仍然取决于各州能否及时对选举结果进行认证,联邦法律规定,只有在12月14日选举团会议那天,各州仍然“没有做出选择”的情况下,州立法机构才可以任命自己的选举人。

3。共和党领导的州会配合川普吗?

“如果国家继续遵循法治,我认为川普没有任何合理的宪法途径来帮助他继续担任总统,除非有新的证据表明多个州的选举制度出现了一些大规模的失败。”专门研究选举的加州大学欧文分校法学教授理查德·哈森(Richard Hasen)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试图利用州立法机构来绕过选民的选择,这将是赤裸裸的、反民主的夺权行为,我不希望这种情况发生。” 对于一个州的立法者来说,这种无视选民明确意愿的做法将是非同寻常的,可能会引起巨大的抗议。对于川普来说,要赢得选举团,需要策动好几个州同时采取这一非同寻常的举措,此举将引发极端反弹,并在全国范围内引发真正的民主危机。 选举日结束后不久,宾夕法尼亚州参议院共和党领袖杰克·科尔曼(Jake Corman)表示,他的政党将在宾夕法尼亚州“遵守法律”,按法律要求将选举人票投给在普选中获胜的人。在10月份的一篇专栏文章中,科尔曼表示,州立法机构“现在没有,将来也不会插手选择该州的总统选举人,或决定总统选举的结果”。 但有些州则没法那么肯定。拥有11张选举人票的亚利桑那州不仅有共和党的立法机构,也有共和党的州长,这意味着他们有可能尝试任命支持川普的选举人。如果他们愿意这么尝试的话,共和党任命的六名最高法院大法官中,至少有五人可能也会尝试。 而在本周州议会态度已经出现了几次反转的密歇根州,以及有可能阻挠认证的威斯康辛州和内华达州,这些州都是民主党州长,普选结果已经清楚显示拜登赢得了这些州的选票,因此,他们将提交拜登作为普选获胜者有权获得的选举人票。 也就是说,哪怕有个别州完全不顾民意,在最高法院的支持下配合川普发动了一次小型“政变”,他们也不足以撼动全局,因为拜登赢的不是这一两个州。 然后将由负责清点选举人团选票的国会来决定该怎么做。专家们相信,联邦法律保障了由州长支持的名单。另一种理论认为,参议院议长迈克·彭斯(Mike Pence)可能控制这一过程。如果出现了最坏的情况,美国众议院和参议院就选举人发生了争议,那么最高法院可能会被要求介入。 无论争议有多长,宪法确实设定了最后期限。即使计票仍在进行,总统和副总统的任期都将于1月20日中午结束。到那时,如果竞选仍然没有最终结果,众议院议长——很可能是南希·佩洛西——将成为代理总统。 那么,如果前任总统在1月20日仍然不肯走呢?宪法第20条修正案规定,总统和副总统的任期“将在1月20日中午结束”。当拜登(或者佩洛西)在就职日宣誓就任总统时,川普将成为一名平民。如果川普试图继续留任,新总统将有权命令军方或特勤局将这位“非法侵入者”从白宫赶走。

4。更令人担心的是对民主的伤害

没有证据表明2020年大选中存在广泛的舞弊行为。事实上,两个政党的投票官员都公开表示,选举进行得很顺利,国际观察员也证实没有出现严重的违规行为。 川普几个月来一直在用选票被“扔进河里”的错误说法以及毫无根据的推特警告说选举受到了“操纵”,让他的支持者对这次选举的结果产生怀疑。一个美国总统甚至会考虑推翻一场自由公正的选举,这一点本应让美国人感到震惊。 相反,据路透社(Reuters)周三公布的一项民调显示,总统关于普遍存在欺诈的谎言,说服了一半的共和党人相信川普“正当地赢得了”大选。本周蒙茅斯(Monmouth)的一项民调发现,77%的共和党人现在认为选举受到了舞弊的影响,他们不确定拜登是否真的获胜。当拜登入主白宫时,美国有很大一部分人认为他实际上偷走了选举,这些人不仅会拒绝他们的下一任总统,而且还会怀疑美国的民主制度。 每一个法律体系都依赖于一套规范体系——比如承认失败和权力的和平过渡——才能存在。如果有足够多的人不再接受这些规范,就会腐蚀整个体系。纽约大学法学院的宪法学教授里克·皮尔德斯(Rick Pildes)说:“宪政民主的前提是,人们对选举过程的完整性有信心,并且能够相信选举结果。如果选举者自己——而不是某个边缘群体——告诉人们,这个体系被操纵了,结果不可信,那么传播这种信息是极其危险的。” 与此同时,国会山的共和党领导人拒绝谴责川普越来越疯狂的行为,尽管私下表达对拜登获胜的肯定,但他们继续在公开场合保持沉默。 一些共和党人已经大声疾呼。马里兰州州长、共和党人拉里·霍根(Larry Hogan)在CNN上说,“这是对民主的攻击。” “这对共和党不利,”周四晚间,犹他州共和党参议员米特·罗姆尼(Mitt Romney)发表了一份声明,罗姆尼说:“在任何法院面前,总统都没能拿出一个貌似可信的欺诈或共谋的案例,现在,总统竟然公开向州和地方官员施压,要他们颠覆人民的意愿,推翻选举结果。”

相关推荐
微信公众号

我们为美国洛杉矶专门开设的微信公众号已正式亮相,每日推送精彩内容,让大家掌握洛杉矶第一手资讯。现在关注我们可获享多重福利,还有红包等你来抢哦。

洛杉矶公众号

一款火遍温哥华的全领域生活服务平台即将正式登陆洛杉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