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体娱 / 正文

分享新闻

微信扫描分享

李双江当年追求梦鸽细节曝光 相差27岁结婚已30年

体娱 长春国贸娱乐 2020-09-18 01:57 阅读

李双江和梦鸽年龄相差27岁。据梦鸽回忆,1988年,我考进了中央音乐学院声乐系。一天,李双江的学生介绍我去听他的课,说他讲得很好。我去了。一进去,满满一屋子的人,双江正在听学生唱歌。他们唱完了,我走上前去,充满崇敬地对双江说:李老师,我唱一支歌给你听听。双江略略一惊,随即脸上露出一丝嘉许的神情。于是我唱了起来。刚唱完,李双江就带头鼓起掌来。就这样,我们相识了。

或许是那天唱歌让双江对我有了特别的印象,他开始对我挺关心的,上完课经常去看看我,还邀我一块吃饭。后来他的同事就开始给我们撮合,他们总跟我说双江挺好的,挺不容易的。开始我觉得对我来说跟他在一起是特别天方夜谭的事。因为他那么有名,而且又是一个年尊的人。可以说那时候我对他的感情里更多的是敬重。

那年,我和双江去了青岛,那儿有个歌咏比赛,我们去当评委。有一次,大家一起爬崂山,其他人都在前面走,我们俩在后面爬。爬到山顶上的时候,他突然停下来了,伸出双手,冲这蓝天高喊:老天爷作证,我要娶梦鸽!他当时那个样子特可爱,像小孩似的。我也没当真,觉得他在闹这玩吧。但我一直都记得这一幕,那是他第一次跟我这么说。从青岛回来以后,获奖歌手和我们到九寨沟去玩。不幸的是,下雨而导致了泥石流塌方,我们被拦在山路上,情况特别危险,我们的车一过去,啪,泥石流就落到车的后面了,如果晚一点,我们的车就被埋在里头了。紧急关头大家一起手拉手往山下走,双江紧紧地牵着我的手,生怕我摔了,掉到山下面去。我们慢慢地走,他的手牵着我的手,一刻都没松开。我们整整两天都被困在山上。慢慢地,大家看出了双江对我的好,大家都很理解我们。等我们死里逃生下了山的时候,大家都默认了我们的关系,跟我们一起度过这场劫难的朋友都特别羡慕我们,说我们是患难之交,有着生死之缘。

我第一次去他家,一看,吃了一惊。他的家比他说的我想象的还要糟糕,脏极了。房间里什么值钱的都没有。两把藤椅,一架钢琴,一个书柜还是木工自己做的那种,就是简单地钉了几个格子。窗帘一半的环子都掉下来,床上是东北人用的那种格子被单,都是他妈妈给他打了补丁的,床底下满是鞋,脏东西到处都是。他妈妈跟他住在一起,但毕竟岁数大了,快80岁了,也顾不上他。

我进去了以后就赶紧收十。我买了好多粉色的纱布,然后到隔壁家借了台缝纫机,我将纱布缝成一片一片的长的形状,然后我在墙顶上挂了一圈铁丝,上面有环子,就像窗帘似的,纱布一拉上,整个房间就弥漫在一片粉红色的氛围里,特温馨。桌子也铺上粉色的布,窗帘也是粉色的。哪个时候都是合成革的,铺上一层,就很漂亮了。后来,我又找了几个朋友,把他家全部重新粉刷一新,卧室还是用粉色的纱布包着,那时候才刚时兴涂料,我就用浅绿色的涂料,把客厅刷成浅绿色的。双江演出回来以后,看到眼前的一切,惊呆了,说:这是我家吗?他妈妈也特别高兴。

1990年毕业的时候,我们都觉得可以结婚了。在这以前他经常向我表达要我嫁给他,他会让我幸福,会让我很稳定,会照顾我。他的表达很简单实在,却击中了我心底最柔软的地方:从此我可以在北京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我不会去流浪了。

人家往往误会我,觉得我图他的荣华富贵。其实恰恰相反,哪个时候他唱《红星照我去战斗》这首歌,发行几百万张唱片,也没有版费的,就给了他几张唱片。那时候演出一场才几毛钱,最多一场十块钱。但是我觉得即使他不是很有钱也没关系,对我来说,他的存在就是财富,我就有饭吃。

1990年10月20日,我们在友谊宾馆举行了婚礼,婚后,我一边安心工作,一边照料着家庭。我想,既然结了婚,就要给他一个温暖幸福的家,让他过上好日子。

长春国贸看到早年英达曾在“夫妻剧场”栏目采访李双江夫妇,问梦鸽:“梦鸽,我记得你原来曾经马上也要大红大紫了,后来怎么就回家了?”梦鸽的回答很简单:“为了孩子。”在梦鸽看来,儿子的健康成长,也是她所追求的生活的一部分。“对孩子的教育,宗旨是一个,希望他健康。这种健康不光是身体健康,还有心理健康。我们渴望着他将来的道路更加健康,也更加快乐、幸福,用成绩来回报祖国。我觉得一个女性在事业上无论多么成功,但作为家庭来讲,她应该是一个好母亲、好妻子。”梦鸽说。

推荐阅读

李天一在监狱组乐队?真正的监狱乐队是这样的

1月2日,针对“李天一在监狱组乐队”等网络传言,北京监狱管理局进行了辟谣,引发网络热议。

那么,监狱里是否真够“组乐队”?真正的“监狱乐队”是什么样的?东方网·纵相新闻为还原监狱乐队正确的“打开方式”。

李天一在监狱组乐队?假的!

1月1日起,多个自媒体账号在不同平台晒出了疑似李天一在狱中的照片。照片中,该男子正弹奏着电子琴,身后多位男子也正弹奏着不同的乐器。对此,不少自媒体配文称,“李天一在监狱中组建了乐队。”

昨日23时40分许,北京市监狱管理局官方微博@北京监狱与戒毒通报称,经核实,“李天一”目前仍在北京市监狱管理局监狱服刑,网传“多名罪犯在监狱演奏”照片为2004年8月某媒体刊发国内其他监狱组织罪犯排练节目的照片,照片中的人物无一该局在押罪犯,其中也无“李天一”本人,“李天一疑似狱内组乐队”消息不实。

这份通报称,针对发布、传播不实消息的恶意造谣炒作者,北京市监狱管理局将通过公安机关,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由此可见,所谓的“李天一监狱组乐队”是一条张冠李戴的假新闻。

真正的监狱乐队长这样!

当然,作为对服刑人员艺术矫治的一种方式,在一些监狱内确实存在“监狱乐队”。

“我们不一样/每个人都经历过的低迷/我们在这里/筑生命新堤……”

2018年9月,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来到上海提篮桥监狱。晴朗的阳光下,《我们不一样》火遍网络的沧桑旋律,经过合唱团男声的独特演绎,给人带来阵阵共鸣。

指挥、钢琴、贝斯、鼓、锣……如果不是晌午的光线透过铁窗,映在一排齐刷刷的蓝绿色囚服上,听众很难想象,这宛如演唱会的现场,其实设置在监狱里。

1985年,提篮桥监狱新岸艺术团成立。在提篮桥监狱的百年历史中,这个全部由服刑犯组成的文艺表演团队记录了不同时代的司法进步。

“或许在这样的环境里,你更能真正静下心来好好学习一些知识和技能。” 当时,提篮桥监狱民警倪文汇告诉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犯人必须要明确自己的身份,这里是监狱,他们来这里是来服刑改造的,这里不是他们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的。”

这个特殊的“乐队”,是监狱艺术矫治的一部分。艺术矫治,首先是矫治,而后才能是艺术。学乐器是一个系统、长期的过程。学习的过程,不仅锤炼音乐技术,更磨砺一个人的意志力和心性。

在这个乐队中,多是刑期十年以上重刑犯,在外人看来,他们是犯过严重错误的“坏人”,在监狱民警看来,他们是需要教育挽救的“病人”,而在他们自己看来,洗脱罪愆的希望与渐趋陌生的牢狱之外,都变成了踏实改造的动力。

那些年,有关李天一的谣言

事实上,“监狱组乐队”已然不是第一条关于李天一的不实传闻。有关李天一及其父亲的谣言可谓甚嚣尘上,屡见不鲜。

李天一,是中国着名歌唱家李双江和梦鸽之子。

2011年9月6日,李天一曾因与人斗殴,被拘留教养1年。

2013年2月,李天一因涉嫌轮奸被刑事拘留,因其未成年后被移交少管所。

2013年9月26日,北京市海淀区法院做出一审判决,以强奸罪判处李冠丰有期徒刑10年,此后的二审裁定维持原判。

而就在李天一服刑期间,关于他的谣言并没有因他入狱而停止。近年来,李天一多次被曝出“已获假释”、“被安排出国”等不实消息。

2018年7月,部分媒体更是曝出“李天一将提前6年出狱”的传闻。后经北京市监狱管理局证实,李天一仍在监狱服刑,并未减刑或假释。

此外,在李天一服刑期间,其父亲李双江更是多次“被死亡”。去年6月,多家自媒体称,“着名歌唱家李双江去世”。部分自媒体还以“一路走好,81岁中央歌舞团‘最高级’歌唱家突发去世!抢救144小时不治身亡……”为标题发布了耸人听闻的报道。

自2014年起,几乎每年都会出现以“李双江死亡”为噱头去蹭流量、博眼球的网络谣言。

李天一受审期间,各种关于“李双江利用权势干预司法公正”的谣言就层出不穷,李天一被依法判决后,即使李双江几乎已消失在公众视野里,但他每年仍难逃“死亡谣言”的袭击。

对此,一家网络营销公司负责人曾向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表示,“这些‘做号党’为了流量没任何底线。除了李双江,包括赵本山、冯小刚、周杰伦等所有能给他们带来点击率的公众人物都‘难逃一死’。他们会把标题做的耸人听闻,内容则是一派胡言。”

“他们目的就是用尽一切手段把‘号’做大,然后变现。‘做号党’手中一般会有多个号,采取一篇文章多次发、轮流发的形式反复引流。他们还不怕你告,因为‘做号党’都不会实名注册,而你告他们,他们就借势炒作。”

相关推荐
微信公众号

我们为美国洛杉矶专门开设的微信公众号已正式亮相,每日推送精彩内容,让大家掌握洛杉矶第一手资讯。现在关注我们可获享多重福利,还有红包等你来抢哦。

洛杉矶公众号

一款火遍温哥华的全领域生活服务平台即将正式登陆洛杉矶